專訪》加入《飢餓遊戲》3年學會跟人相處 峮峮愛上拍戲磨演技

專訪》加入《飢餓遊戲》3年學會跟人相處 峮峮愛上拍戲磨演技

峮峮對於工作很有自己的想法和目標。(石智中攝/服裝提供:ba&sh、鞋子提供:JIMMY CHOO)

峮峮是很多人心中的女神。(石智中攝/服裝提供:ba&sh、鞋子提供:JIMMY CHOO)

峮峮舉手投足都充滿魅力。(石智中攝/服裝提供:ba&sh、鞋子提供:JIMMY CHOO)

甜美可愛的峮峮,擄獲男女老少的心。(石智中攝/服裝提供:ba&sh、鞋子提供:JIMMY CHOO)

高嘉瑜输了 他揭母恐怖囤物症 照片曝光众人惊呆

大眼瞪小眼

峮峮期望能在2024年讓粉絲看到更多元的她。(石智中攝/服裝提供:ba&sh、鞋子提供:JIMMY CHOO)

峮峮(吳函峮)加入中視《飢餓遊戲》主持羣近3年,自認個性慢熟的她坦言出道後,因爲不知道如何掌握節奏以及跟人互動,所以有很長一段時間排斥參與綜藝節目。收到《飢餓遊戲》邀請時,她決心放手一博,大膽挑戰一次,「剛開始加入也是覺得說,就衝啦,不要管太多」。

她說,初期加入節目,經過一段痛苦的適應期,她不斷督促自己要跟主持羣、來賓互動,「因爲對我來講,我不是一個很擅於或是喜歡社交的人,所以前面有一段滿痛苦的過程。好在有4個前輩協志哥、仁甫哥、孟哲哥、花花(蔡黃汝),讓我變得敢跟大家互動,也比較掌握到節奏」。她謙虛表示自己還在學習階段,但她很開心相較於過往,更懂得多觀察身邊的人事物,適時的給予其他人幫助。

王文涛部长会见乌兹别克斯坦副总理霍扎耶夫

峮峮從《大學生了沒》踏進演藝圈,接着加入職棒中信兄弟啦啦隊,她近年力拼多元發展,於前年客串戲劇《此時此刻》、去年再接演《你好,我是接體員》,她爲了詮釋劇中角色,耗時1個多月學習遺體修復的專業技能,也積極上表演課。

屏东共融公园再添一座 东港大鲔鱼航海乐园欢喜启用

她害羞地說,其實一開始不敢看《此時此刻》,是直到身邊很多朋友給予好評,她才鼓起勇氣欣賞;她說,上過表演課後,再回頭看,感覺自己還有很多需要進步的空間,希望之後在戲劇上能有更多面向、更細節的表現。

談到拍戲的心情,她笑言一開始僅覺得演戲是件有趣的事,實際接觸後萌生更多興趣,「我很喜歡團隊一起打拼的感覺,像我在啦啦隊、《飢餓》、跟KID哥的節目也是,大家一起讓團隊更強大。我覺得在拍戲時,這種感覺特別深刻,我們大家在爲了同件事情、同個目標一起努力,所以大家的感情跟連結都非常好」。

即使有了拍戲經驗,峮峮還是覺得轉換角色、拿捏情緒是件困難的事,「我可能是第一次接觸,加上我的工作都很歡樂,所以有時候不知道怎麼轉換」。她說,有次拍完《接體員》的隔天接著錄制《飢餓》,她幾乎有半天時間還陷在沈重的情緒中。

穿黑衣呼口号 南高花声援

目前單身的峮峮,透露喜歡幽默、孝順的男生,希望能遇到價值觀相同、有聊不完話題的對象,最重要的還要能理解她的工作性質。

她笑言,身邊的人包括KID(林柏升)、經紀人都希望她快點談戀愛,時不時都會向她介紹對象,「KID真的受不了,他有次突然跟我說有個男生不錯,我查了之後忍不住跟他說『你知道那個男生幾歲嗎?他才18、19之類耶』,那年紀根本還在念書耶」,語畢露出哭笑不得的笑容。

峮峮表示,她現階段對感情抱持順其自然的態度,加上她工作回家後希望能有自己的獨處時間,「我覺得很難的點是,我的時間本來就不夠用了,所以要能找到接受我這樣的人很少」。

對於2024年,峮峮除了啦啦隊、節目主持,也希望能再多接演戲劇、電影,挑戰各項過去不曾嘗試的角色,讓大衆看見不同風貌的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