跨界人生-從科技界轉戰芳療界 芙彤園創辦人詹茹惠自己的洗劑自己種

跨界人生-從科技界轉戰芳療界 芙彤園創辦人詹茹惠自己的洗劑自己種

芙彤園創辦人詹茹惠。圖/本人提供

雄狮转型生活场域 前进松烟打造文化策展场域

看到上面這些成績,不少人第一時間都會以爲是一家規模不小、有些歷史,且是很厲害的企業。能被那斯達克看上確實很厲害,但是這家公司其實是2016年才成立的「香草農企」:芙彤園,創辦人詹茹惠,還是「2020 Wise 24矽谷全球女性創業家」的臺灣代表。

說起詹茹惠,在新創企業、特別是在社會企業領域裡,已是知名人物,不過,認真說起來,在香草世界,雖然不能說是門外漢,卻是從「零」開始的。

實力不允許我低調 落寞的螞蟻

在一頭栽進香草世界前,詹茹惠曾一手創辦上市電子公司,在科技界打滾了20多年,而科技業界是伴隨高收入而來的是「絕對的高強度」工作壓力,也種下「身心俱疲」的病症。

喵咪逃婚大作战

然而,在科技圈,詹茹惠說,人生閱歷,經驗都是在那段期間養成,也是在那段期間,每年跑德國漢諾威參加工業展後,都會留在歐洲,讓身心可以有「放鬆、平衡」的一段時間。

而詹茹惠的放鬆模式,就是大部分女性都會喜歡的「芳香療法」,有一年,在法國巴黎街頭的一家小店,看到三支很有趣的像鉛筆一樣細而透明的精油瓶,瓶上用法文分別寫着「放鬆」、「安眠」、「專注」,當時心中OS是:真假?

沒想到,詹茹惠說,買回去,塗抹後,真的很好睡。第二天,再到店裡掃貨、打包帶回臺灣。掃貨、打包,當然是因爲對身體健康真有幫助。

惊奇百怪来惹吧

更重要的是,她心想,她賣那麼大的一臺機器,也不過4~50美元,而一小瓶精油卻要價60法郎(當時1法郎兌換臺幣60元),是相當高產值的產業,「我要帶回去做研究!」

海南百岁老人达2083人 最长寿者116岁

詹茹惠會想要研究精油產業,是因爲當時她早已身心俱疲的有了想要轉業的念頭,從起心動念階段,她想要的很簡單,就是要從事一個跟生活有關,且能對健康有療愈效果的。

在巴黎街頭小店與三支小瓶的相遇,讓詹茹惠發揮科技人的「發現問題、找到正確的答案」的精神,開始膫解、研究,最後做出選擇(決定):成立一個對環境友善、對身體友善的天然農創產業,以肥皂草取代化學洗劑,讓「自己的洗劑自己種」成爲芙彤園的堅持。

时论广场》绿委沦为民选独裁的帮凶(黄世安)

這樣的堅持,到底對不對?詹茹惠坦言,一開始她也沒有多少信心,而且還很令人挫折,多數人對「純天然」並不是那麼相信,但是,她知道每個人都在追求「純天然」,於是,她到募資平臺Flying V投放「認養一畝香草田」的募資案來試水溫。

交通政策以人为主 新北因时制宜4年拆36人行陆桥

本來預計60天要號召200人籌措100萬元,但期限還沒到就獲得366人贊助112萬元,這結果讓詹茹惠知道:「水溫是對的,」是對的,就勇往直前。

如今,芙彤園已是全球第一家香草區塊鏈公司,也離詹茹惠將臺灣打造成「最優質天然香氛原料供應園地」的長期目標就更近了。

偶活學園(Aikatsu!、偶像活動、偶像傳說、星夢學園、偶像學園) 第1季 木村隆一

回想過程,詹茹惠說,她是個很正向的人,創立芙彤園以來,從來沒有不高興、不開心,或者泄氣,「只要把初心維持好,方向理念很清楚,不容易因爲短暫的挫折而沮喪。」若真有心情不好、焦慮煩躁時,詹茹惠會找出喜愛的精油,嗅聞、療愈一下,就能找回滿滿的能量。

时间海

这样都行?男子走路抖了一下脚 竟从裤管掉出一坨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