烏克蘭天冷心更冷

烏克蘭天冷心更冷
小绿和小蓝

(圖/路透)

最近爲了烏克蘭穀物進口爭議,波蘭怒而拒絕再提供武器,外界因此擔心歐美支持烏克蘭的意志開始鬆動。但波蘭總統杜達說:「烏克蘭的表現像個溺水者…我們有權保護自己不受傷害。」這番話恐怕更讓烏克蘭心寒。

俄烏之戰開打以來,波蘭可說是對烏克蘭支持最多的堅定盟友,不僅提供大量軍援,也是第一個給烏克蘭戰機的北約國家,更敦促德國提供豹2坦克;此外也收容了150萬難民,可說在風雨時刻對烏克蘭仁至義盡。但無法從黑海出口的烏克蘭榖物大量轉往中歐,就衝擊到了當地糧食價格與農民生計。

黎明之花

魂雾

歐盟5月下令烏克蘭糧食只能取道,不能進入中歐5國市場,9月取消禁令,但波蘭等國仍自行維持禁令。坦白說,任何國家對外國的援助都必須有本國民意的足夠支持,斷不可能犧牲自家人的生計,否則政權難保。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卻在聯大酸有些國家對烏克蘭的支持「假心假意」,難怪杜達要強烈反彈。而他的比喻十分貼切,溺水者會不顧一切抓住身邊任何人,最後可能連施救者也一起溺死。杜達的說法既表達對烏克蘭反攻無力的失望,更透露出對被糾纏進險境的恐懼。

绝色农女之田园帝国 冰茉

季辛吉認爲,要在歐洲建立持久的和平,西方要讓烏克蘭加入北約,並重新與俄羅斯展開和解。以目前的局勢看來很難,因爲眼前的危機更加迫切。最大的問題是,烏克蘭遲緩乏力的反攻是個大失望,以至於俄烏戰爭繼續鎖死在一個對烏克蘭及歐美不利的局面。

至今烏克蘭只拿回0.25%的失土,俄羅斯佈下的1000公里防線基本完好。澤倫斯基說他不能在戰場上過度耗損人命,事實上烏軍確實也面臨人員不足的問題。俄羅斯把佔領區的3、4層防線工事修築得固若金湯,烏軍就算收復一些小村鎮,對戰爭也產生不了決定性且逆轉性的影響。

我跟爷爷去捉鬼 亮兄

原本西方的盤算是烏克蘭大舉反攻奏效,奪回大筆失土,藉此逼俄羅斯總統普丁接受停火談判。把俄軍全部趕出去是不可能的,除非歐美大舉出兵介入,那麼事情就更難善了了。現在反攻進展有限,俄國對佔領區的控制非常穩固,加上早已在法律上兼併佔領區4省,此區基本上已成爲俄國領土,未來蓄積能量後還可以繼續攻佔更多烏克蘭領土,更往歐盟和北約國家逼進。

這對直接接壤白俄羅斯、且正面臨戰術核武威脅的波蘭,就意味着更可怕的安全威脅了。過去歐洲支援烏克蘭,是不想讓普丁食髓知味,覺得吃下烏克蘭只是前進歐洲的開胃菜,所以保住烏克蘭也是在保住歐洲。但若局勢愈來愈不利,烏克蘭確定反攻無望,甚至難以憑一己之力自保,那麼是不是在某一個時間點必須割捨下烏克蘭,讓救不起來的烏克蘭安撫普丁的胃口,亦即舍下烏克蘭以保護歐洲,免得大家同歸於盡?

新冠中重症考生缺席国中会考 教育部:今年没有补救措施

二戰前歐洲對希特勒的綏靖,正是如此。美國援烏熱度的退燒,也讓烏克蘭的命運面對更多變數。30多名共和黨議員反對再給支援,澤倫斯基想去衆院演講被拒絕,恐怕都讓烏克蘭人在冬季將至時,感到天冷心更冷。

《生医股》旺季来临 全宇5月营收月增、年增皆逾2成

台铁工会痛斥交通部「鸭霸」 强行公告台铁公司化子法

蔡昉:延长义务教育 以提高人力资本